生态翻译学下《当幸福来敲门》的字幕翻译

   电影作为一门综合艺术,融纳了文学戏剧、摄影、绘画、音乐、舞蹈等多种艺术形式,具有很强的艺术表现力。而且越来越多的优秀的英文电影作品进入我国,使得电影字幕的翻译显得更为重。《当幸福来敲门》(The Pursuit of Happyness)是根据美国著名黑人投资专家克里斯·加德纳的真实故事改编,由好莱坞著名黑人演员威尔·史密斯父子同台倾情演绎。本文主是从生态翻译学的角度以《当幸福来敲门》为例对其字幕翻译进行了探讨,主是针对译者在翻译过程中的选择适应的语言维、文化维和交际维分别进行了分析。 
  关键词 生态翻译学;字幕翻译;选择与适应 
  一、电影《当幸福来敲门》 
  《当幸福来敲门》(The Pursuit of Happyness)是根据美国著名黑人投资专家克里斯·加德纳的真实故事改编,由好莱坞著名黑人演员威尔·史密斯父子同台倾情演绎的一部既温馨感人又励志的电影。克里斯·加纳(威尔·史密斯)是一个聪明而勤奋的推销员,但总没办法让家里过上好日子。妻子琳达最终因为不能忍受生活的压力,离开他独自去了纽约。事业不顺,生活穷途潦倒,还带着5岁的儿子克里斯托夫。因为没钱付房租,他和儿子不得不被撵出了公寓。没有收入、无处容身,克里斯惟一拥有的,就是懂事的儿子无条件的信任和爱。他们夜晚无家可归,就睡在收容所、地铁站、公共厕所,一切可以暂且栖身的空地;白天没钱吃饭,就排队领救济,吃着勉强果腹的食物,因为极度的贫穷,克里斯·加德纳甚至去卖血。生活的穷困让人沮丧无比,但为了儿子的未来,为了自己的信仰,克里斯咬紧牙关,始终坚信只今天够努力,幸福明天就会来临!因此,当克里斯好不容易得到了在一家声名显赫的股票投资公司实习的机会时,他明白,这是他最后的机会,是通往幸福生活的惟一路途,尽管比较艰难。功夫不负有心人,克里斯·加德纳最终凭借自己的努力,以自己的幽默和毅力面对所处的逆境,并凭着自己过人的智慧与勤奋迎来了自己幸福时刻——成为一名成功的股票经纪人。本文主是从生态翻译学理论的视角探讨在该片的字幕翻译中的译者如何进行多维转换,在了解原电影的中心意思和内涵的基础上,又能很好地把这一信息传递给目的语的观众。 
  二、生态翻译学 
  胡庚申教授出的生态翻译学理论主是从一个新的视角对翻译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和探讨。其基础理论的核心理念就是“选择与适应”, 该理论将翻译方法简括为“三维转换, 即在多维度适应与适应性选择的原则下,相对集中于语言维、文化维和交际维的适应性选择转换”。翻译生态环境构成的素包含了源语、译文和译语系统,是译者和译文生存状态的总体环境,它既是制约译者最佳适应和优化选择的多种因素的集合,又是译者多维度适应与适应性选择的前和依据。 
  三、译者的多维转换 
  在《当幸福来敲门》字幕翻译中的应用 电影字幕的翻译过程就是译者适应与译者选择的交替循环过程。译者对于适应翻译生态环境的选择是多方面的、全方位的,包括了翻译活动的不同阶段、不同层次、不同维度的译者适应与选择。总的来说,就是在电影字幕的翻译过程,不仅在语言层面上进行适应和选择,而且还注意文化和交际意图上的适应和选择。在电影《当幸福来敲门》的字幕翻译中,译者则关注到了在翻译生态环境中三维的转换,具体阐释如下。 
  (一)语言维的转换 
  电影字幕是闪现在屏幕上的文字,一现即逝。它的停留时间是由所在画面决定的, 它必须与画面保持同步。这求译者在翻译时必须对语言进行浓缩,一目了然,使观众能以最小的努力获取最明朗的信息,因此字幕翻译宜选用常用词、小词和简短的词语,句式宜简明。在进行电影字幕翻译时有必对原文的词汇、句式、句子结构等进行选择性的调整以适应整体生态环境,最终使得译文能“适者生存”。 
  例1 ChrisIn order not to waste any time… 
  …I wasnt hanging up the phone in between calls. 
  I realized that by not hanging up the phone… 
  …I gained another eight minutes a day. 
  克里斯为了节约时间,每通电话之间 
  我都直接拨打,不放听筒。 
  我意识到,这样做, 
  我每天可以节约8分钟。 
  例2 DebprahHe can stay here,but you have to find someplace else to go. 
  ChrisWe gotta stay together. 
  黛布拉他待在这里可以,但是你得另找住处。 
  克里斯我们不能分开。 
  例1是克里斯的一段独白,解释其实习期时的忙碌,不停地在朝着自己的梦想迈进。在原文中克里斯用的都是否定句,但译者反面用笔,用肯定句表述,不仅表达了原文的意思,也符合汉语的习惯。例3中,克里斯想找个地方住时,黛布拉指出只能收留孩子,大人不可以。克里斯毫不犹豫地回到“我们不能分开”,通过把肯定句译成否定句,译者向目的语观众明确地传递了想法,实现了语义的灵活对等。可见,译者在否定句和肯定句中进行了适合该翻译生态环境的相互转换,选择了恰当的语言和表达方式,以使译文更为观众接受,降低观众理解的难度。 
  例3 ChrisRight.We can still…?Half an hour? 
  Yes.Beautiful.Beautiful.Thank you,thank you. 
  克里斯对,我们能不能……半小时后? 
  太好了,没问题,谢谢。 
  例4 LindaIm leaving.Chris,Im leaving.
  琳达我走了,克里斯,我离开这个家。 
  译者在翻译时没有按照原文进行语句的重复,而是充分考虑到对话出现的生态语境,与原文的意思相符,使得观众在最小的努力的情况下可以更好地理解原文想表达的意思,体会话语中的含义。在所给的例子中可以看到译者把原文中的重复词,根据语境进行了语义对等的翻译,有利于普通观众更好地理解剧情及人物的心理。 
  (二)文化维的转换 
  只有语言维层面的转换远远不能反映源语所传递的信息,因为源语和译语分属于两种不同的文化环境,这求译者必须关注源语文化和译语文化在性质和内容上存在的差异,同时关注适应该语言所属的整个文化系统。任何一个民族的电影都必定是根植于其文化并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体现在语言上可能是俚语、习语等出现文化的缺省。 
  例5 ChrisHere you go.We gotta make sure Captain Americas warm in there. 
  克里斯好了,我们不能叫“美国英雄”冻着。 
  Captain America如果直接翻译的话应该为“美国队长”,这对于不懂得这一文化背景的观众来说很难理解Captain America的真实意思。画面上显示出是克里斯儿子非常喜欢的一个玩具。实际上Captain America是由Joe Simon和Jack Kirb所创作的惊奇漫画其中一个超级英雄 ,他的真名是史芬罗杰斯(Steven“Steve”Rogers),最早出现在1941年 3月出版的《美国队长》漫画第一期,他经常都被视为美国精神的象征。也就是说Captain America在美国实际上是代指美国英雄。译者直接把Captain America翻译成“美国英雄”就能帮助汉语观众在结合电影画面可以较好地理解剧情。 
  例6 ChrisThen,possibly,well go to the football game. 
  克里斯有可能……会带你去看橄榄球赛 
  电影是一种大众化的娱乐方式,因此它应考虑到大众不同的理解水平。“the football game”对于很多中国观众来讲指的是足球比赛,但是在这部发生于美国的电影里“the football game” 应该是橄榄球。橄榄球可以称得上是美国第一运动,是一项全民运动,在本片中多次到橄榄球比赛。作者直接翻译成橄榄球赛,很容易为观众理解。 
  例7 ChrisThats kind of the way it works.You know.1 was below average? 
  克里斯有其父必有其子嘛,我当时篮球就处于平均水平之下。 
  “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出自《孔丛子·居卫》 “有此父斯有此子,人道之常也。” 意思是说有什么样的父亲就会有什么样的儿子。译者巧妙地运用为汉语观众耳熟能详的成语,恰当地反映出父子两人对话时所处的生态语境,在意思上与原文比较吻合,具有大体相同的表述形象。 
  这些对白在翻译时译者充分体现了考虑了对文化维度的适应和选择,在语言表述上更接近汉语意思,即使汉语观众对于语言中包含的文化内涵并不熟悉,但是译文却使得观众看了一目了然。 
  (三)交际维的转换 
  适应性选择转换求在注意语言信息和文化内涵的转换外,还关注其交际层面,看原文中的交际意图在译文中能否得以体现。在进行字幕翻译时通过对语言层面的适应性转化,以达到交际维层面上的语用等效,实现其交际功能。 
  当克里斯看到儿子幼儿园外墙上写的happyness,就对清洁工说这个词写错了,让他清理一下。 
  例8 ChrisAnd the Y? The Y.We talked about this.Its an I in“happiness.” 
  Theres no Y in “happiness.” Its an I. 
  译文克里斯我过的,幸福的“幸”写错了。这里写成了辛苦的“辛”。 
  在原文中把表幸福的单词happiness 中的字母i写成了y,译者没有直接翻译。因为译者考虑到了目的语的接受者是普通的中国人,不一定认识happiness 这个单词,如果那样翻译可能也能够理解,但是给人的印象不深刻,为了使汉语的观众意识到这里写了错别字,同时里面也赋予了一定的文化内涵,译者用中国人能够理解的方式来翻译。用中国人有时会把形近字写错这个现象来解释,把它翻译成幸福的“幸”写成了辛苦的“辛”,汉语观众获得和英语观众同样的理解,同时使观众意识到幸福是靠自己辛苦奋斗去努力获得的。 
  四、结 语 
  电影作为一种重的大众艺术形式和文化交流形式受到广泛重视,而电影字幕翻译在休闲娱乐、信息传达、文化传播等方面起着重的作用。《当幸福来敲门》是一部非常成功的励志影片,译者在充分理解原文的字面内容和语境效果的基础上,在翻译过程进行了选择适应的语言维、文化维和交际维的多维转换,但值得指出的是这些维度应该是整个翻译过程中的三个不同层面,它们并非独立,根据所处的生态环境不同的地方侧重点会有所不同。 
  参考文献 
  1 胡庚申.翻译适应选择论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4. 
  2 胡庚申.从术语看译论——翻译适应选择论概观J.上海翻译,28(2). 
  3 胡庚申.生态翻译学的研究焦点与理论视角J.中国翻译,211(2). 
  作者简介 李黎(1974— ),女,安徽淮北人,硕士,上海政法学院外语学院讲师。主研究方向英语教学、语言学与应用语言学。